Quod Erat Demonstrandum

2008/10/03

蝗蟲 の Joy

Filed under: Fun,School Activities — johnmayhk @ 3:30 下午

我校大小組織繁多,有形無形,百節千枝。其中有一個,寄居於濟記教員室內的半公開零神秘組織,成員本屬清一色男性人類,卻自貶兩級,以昆蟲自居。組織立於何時?無從稽考,概有十載數年之事。組織正名曰「蝗蟲之友」,時而鬆散(即輕鬆,猶如散步也)時而嚴密,尤其當 Locust-in-charge(即當值老師)購入糧餉,滿溢糧倉時,蝗蟲本色便會發揮致極淋漓,不出四天,糧餉絕響塵環,是以蝗蟲乃名不虛傳也。今年,尤甚者,見糧倉告急(即食物所餘無幾),蟲友以圖文並貌旁敲側擊口誅筆伐地敦促仍未入貨的 Locust-in-charge 盡快交貨。

所謂糧倉,乃在下非常積極開發,原本是擺放數學書的小書櫃。精神食糧每每抽象乏味,故蟲友們飽之以味精含量遠高於三聚氰胺的零食,方便蟲眾堵塞悠悠(或油油)之口。唯在下遑恐終日,怕教育高官到校檢視,評之曰資源錯配:把小小的一格書櫃化身食物櫃,毒害蟲友蟲卵(卵者為蟲之子,喻莘莘學子也)。「我你」副校亦不時敦促,蟲櫃除吸引蟲友,亦會招惹蟲蟻(真實版),有違清潔衛生大原則。

蝗蟲神功蓋世,尤以蝗蟲三強者 F,H,W 為甚。因 F 已過檔香港中學學界數一數二的公共機構,只餘 H 和 W,功力無減當年,強者是以狂風掃落葉的姿態把食材一掃而空,令人嘖嘖稱奇。長江推浪,新俊(英俊也)蟲友內功深不可測,今年,食物纖滅速率之高乃百年一遇。其實,蟲食斷不能作早午晚餐兼宵夜之用,只能視之為在高壓煩瑣的教學生活下的「續命草」,所謂「食住花生等睇戲,咬口旺旺趕死期(deadline)」,蟲友間的專業及非專業對話,往往就在糧倉前發生,食件餅,談笑風生後再上路。


(注:本圖片與本文,除了蝗蟲二字外,毫無關連。)

在下入職時乃瘦若小蟲,幸採校內人傑靈氣,轉瞬已達大肚能容之歲,亦感謝蝗者多番提攜,雖在下自幼在朋友圈中已毫無建樹,現幸得蝗友,讓我也可擔 Locust-in-charge 之重任:買飼料。更得美食蝗蟲之譽,實愧不敢當。今年,蝗蟲組織百尺竿頭,大有社濟比賽之掠影,蝗友已分兩隊,在這個沒有明爭暗鬥爾虞我詐的工作環境下,加點競爭,加點情趣。誰人出謀獻策?濟人不見「社濟比賽」嗎?呼之欲出。

走筆至此,在下神遊至 N 年前,我第一次購入的蝗蟲飼料,其中包括三支美極鮮味露,在下把它們放於當年仍然存在的電腦休息室的桌子之正中央當眼處(儼然在貢奉什麼似的),下面在寫著”蝗蟲 の Joy”四只小字,故以此為題,在忙亂的生活下聊以自慰。

發表迴響 »

仍無迴響。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