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d Erat Demonstrandum

2009/02/03

[FW] 龔立人﹕我們等待聖本篤而不是先知

Filed under: Life — johnmayhk @ 4:46 下午

(明報)1月21日 星期三 05:05

【明報專訊】是否將同性同居伴侶納入《家庭暴力條例》(簡稱條例)受保障範圍是當下激烈(但可能不理性)辯論的焦點。反對將同性同居伴侶納入條例者認為這是間接將家庭定義,會為日後同性婚姻合法性鋪路。支持者卻認為同性同居伴侶應平等地得到條例保障,而這與爭取同性婚姻不應混淆。前者主要以某類基督宗教人士為主(例如蘇穎智牧師),後者包括基督宗教人士、人權倡導者、法律學者、性小眾等等。本文不是要評論他們的差異和探討其他可能性,而是嘗試分析反對者中某類基督宗教人士由恐懼而建立的理性和行動,從而思考基督宗教的社會角色。

從恐懼開始

若我們接受宗教與恐懼有一定的關聯時,宗教為人類提供安全感,讓人類有信心和盼望面對艱難與恐懼。這與討論宗教是否真實沒有必然關係。然而,當宗教提供的安全感化身為或等同某種社會制度或秩序時,宗教人士漸失去對宗教超越性的體驗,反而被自己設計的恐懼所困。例如,當有基督宗教人士以婚姻和家庭(一男一女的公眾關係)來克服他們對關係秩序的恐懼時,他們就很容易將一切與一男一女不一樣的公眾關係視為不可接受,甚至邪惡。關鍵不必然在於離婚、同居和同性關係等等對社會秩序的破壞或他們本身的邪惡,而在於基督宗教不再讓人有信心和盼望面對恐懼,反成為維護社會現狀的力量。

在此,我們不需否定宗教對人面對恐懼的價值,但宗教人士需要不將宗教提供的安全感等同某一社會秩序或意識形態。否則,宗教容易成為公民宗教(civil religion)。再者,縱使同居(不論同性或異性)可能令某些基督宗教人士不安,但基督宗教人士需要肯定安全感來自上帝,而不是某種社會秩序。

陰謀與不信任

恐懼往往使人失去對人的信任,甚至處處充滿猜疑。這正是當下某類基督宗教人士的情况。

第一,他們運用滑坡理論證明他們觀點的可信性。例如,蘇穎智牧師說,「條例通過將製造更多人同性同居」。雖然滑坡理論提醒我們要留意可能的影響,但極端推論(或想像)是靠嚇多於鼓勵思考。

第二,雖然他們口口聲聲說反對一切暴力,但他們卻看他們所定義的家庭比受虐者更重要,以致他們只要求他人讓步(例如修改條例名稱),而不是自己先讓步。

第三,他們只看見他們認為(或自己製造出來)同志組織的陰謀而看不見受虐者的臉容。縱使不同法律人士指出條例所指的家庭不是定義婚姻,但他們仍傾向選擇最懷疑的態度,因為魔鬼在細節的心態使他們努力找出魔鬼,而看不見上帝。

重點不在於以宗教理性參與公共論域是否合理,而是類似蘇牧師的言論和抱着魔鬼在細節的心態只會令人對基督宗教懷疑。

真理在我一方

不是一切不認同同性關係的基督宗教人士都是敵視同志。但當不認同同志關係已以政治運動進行時,不認同他們做法的人也不願公開批評他們的不合理。例如,當黃成智議員被問及如何看待蘇牧師的言論時,他以尊重他個人言論為由,拒絕評論(1月18日研討會時表達的立場)。在另一個場合,一位參加者無奈地說,「我不可以公開反對教會對條例的立場;否則,我的工作將不保」。當反對條例包括同性同居者自覺自己是先知時(指在舊約聖經時代,宣告上帝的話和對不公義批判的人),他們不會覺得自己有錯,因而缺乏自我批判能力。先知的身分使他們不但不會考慮妥協,更以被批判和被辱罵為榮。

麥金泰(Alasdair McIntyre)說:

「面對黑暗時代……若這德性的傳統能夠在黑暗時代下仍能生存的話,我們就不是全然沒有希望……我們所等待的不是果陀,而是與他很不同的聖本篤。」

縱使這時代真的如某類基督宗教人士所說的黑暗,但如麥金泰所言,教會要展現聖本篤的生命,就是透過教會細小的群體,肯定信心與盼望、友誼與和平、尊重與自我反省等等德性,而不是製造恐慌來維護自己的安全感。我們等待的,不是自以為先知的教會,而是聖本篤的教會。我盼望有基督宗教團體願意以保護受虐者為優先,踏出寬容的第一步。以上只針對基督宗教的言論和行為,因為我相信它可以是聖本篤。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副教授

source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120/4/abde.html

讓我說幾句…

多年前在中大修了 christianity 一科,內容大概是初階系統神學之類,詳情內容忘記,只記得某一堂,某同學問問題,第一句開口:「我是基督徒,但唔係虔誠果隻。」當時我感到她如此強調很奇怪(點解唔直接問呢?),因為那時,我眼中只有基督徒和非基督徒,「不虔誠的基督徒」是不存在。

很快,我認識到從基要到自由的光譜確實存在。不過,對教外人說,相信他們大多不會理會你屬何門何派,總之教徒的行為言論,高調地成為社會話題後,對宗教的(更一般的)批評便俯拾皆是。

其中一點叫教外人最「頂唔順」是教會認為「真理在教會一邊」。我們一定認識真理的排他性,但形而上的事情遠較(比方說)數學真理複雜很多;但如果淡化宗教信仰中「真善美」的「真」,相信很多信徒都不會甘心,不會甘心把基督信仰「矮化」到「使人心靈上有個寄託」而已。那麼基督教持守了什麼比別人強的真理?天父創世?得救方法?聖靈醫治?社會關懷?彼拉多問耶穌:「真理是什麼?」,耶穌沉默。

數年前,曾經有一段時間在恩福堂聚會,蘇牧師的講道是很清晰有力,他的有關護教和解經的錄音帶也是我讀書時代的「恩物」。教外人士,或許比較欣賞的,是教會關懷弱勢社群,為他們發聲。嗯,今天的基要信徒,似乎漸漸成為「弱勢社群」了。

收到一張舊教會寄來的,電腦列印出來的新年賀卡,上款是「親愛的肢體」,提醒我這個「游離基」很久沒有使用的術語「肢體」。「肢體」應該是「同苦同榮」的代名詞,但始終在光譜中,各人所感並非齊一。

發表迴響 »

仍無迴響。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