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d Erat Demonstrandum

2009/02/23

.

Filed under: Family,Life — johnmayhk @ 6:19 下午

太太是外家家中的幼女,但她的角色似乎變成大姊姊,甚至母親。她是家庭活動的策劃者,重要決定都是過問她。她也教導她母親,應該如何做人。這也難怪,她四年級已自己照顧家居煮食和報關清關,初中已照顧嬰兒侄女(如凌晨兩三時起床餵奶,處理屎尿)。

近日,因為她兄長的事,電話接過不停,動輒幾小時,她要作輔導員,自己也要承擔沉重的家庭壓力,亦要把一些事情秘而不宣,免別人擔心。電話中,太太聽罷侄女的求情信,哭著說感動。我卻沒有什麼叫太太感動的東西。

朋友可以選擇,但血緣親屬是沒法選擇,那麼,家人的問題,就成為自己的問題,家人的擔子,就成為自己的擔子;加上太太經常強調:她是超級好人,且她「講得出做得到」,所以擔子一次又一次沉重。有一個「麻煩」的家庭成員已叫人身心俱疲,她家中不止一個。

有時我也替太太不值,為別人付出,換來什麼?作為丈夫,我不能成為她的支持,反而把重擔進一步加給她。昨晚因為我工作後太累,打算先去睡,故沒有陪伴太太(那時,趁兒子睡了,她用電話輔導了三名「受助者」,共數小時),惹了她怒。

每次我向她提及同事如何讚美他們的妻子,太太總是問:「那麼你又有沒有告訴別人你太太的好?」礙於自己張口結舌,且也有點難為情,所以,很多時,我都沒有在同事圈中宣傳自己太太是怎樣怎樣的好,唯有在網誌宣傳一下,是被動一點,但聊勝於無。

昨晚的冷戰後,她自己才有一點時間寫了幾封給法官的求情信,凌晨三時才睡。凌晨六時起床,開始一天沒有停頓的工作。兒子又發燒,嘔吐大作,嘔吐物浸滿了太太的眼、耳、口、鼻、頭髮、身體、衣服和床被;期時,我在學校工作,又要太太自己一人面對,想像著她抱著三四十磅軟弱無力的兒子看病,含辛茹苦,自己卻在工作間幹著無聊事情。兒子患流感,醫生說起碼發燒四天。

今天,這種心情,不在狀態下被觀課,談的是秦九韶的三斜求積。後悔花那麼多時間備課,換來的又是什麼?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