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d Erat Demonstrandum

2009/09/23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johnmayhk @ 5:31 下午

你我也有壓力。

以前在團契,我曾經帶領過一個聚會,討論「壓力」這個課題。

當時是初生之犢,無可無不可,我還自以為是,斗膽用

P = F/A

來「解釋」壓力云云,貽笑大方。

今天教師發展日,林孟平教授談了「心因症」的一些例子,最叫我深刻是「目盲」那個個案。

會中,教師們也自我審視「枯竭」的情況,赫然發現自己的情況原來是那麼糟。我很害怕。

加上早上為「準備外評」而設立的「集體觀課」環節,讓我反覆問自己:「究竟我還適合做教師嗎?」

還愛學生嗎?還懂得教授數學嗎?

「如果唔適合咪走囉。」心中的我對自己說,但今天,我還可以冒險嗎?

陳老師、周老師,我一直很羨慕你們可以為理想而闖出去。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