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d Erat Demonstrandum

2010/04/13

幾篇文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johnmayhk @ 9:53 下午

[FW] 愛國家不等於愛朝廷

2010-04-11
10:44
南方都市報
網友評論 條
我有話說

■史鑒散照

據說法國波旁王朝的君主路易十四說過“朕即國家”的話,儘管全世界的君主都喜歡專制,但很少有人會像路易十四那樣露骨和無所顧忌。路易十四於1643—1715年在位,同時代的中國皇帝是康熙,康熙的心裡想的未必不就是“朕即國家”,但他顯然比路易十四更具“中國特色”的“智慧”——— 經常作些仁君秀,既行專制之實,又享仁君之名。

按照路易十四之後的法國啟蒙思想家的“主權在民”思想,國家的主權屬於人民,所以不是“朕即國家”,而應該是法國人民說的“我們才是國家”。當然,這種思想觀念是路易十四的時代之後才形成的。在路易十四的時代,世界上其實還沒有多少人能夠區分君主、政府、國家的概念有什麼不同。在中國,雖然先秦的孟子已有“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觀念,但實際上秦漢以來的二千餘年中,愛國即是忠君,忠君亦即愛國,君主與國家在觀念上還是混淆不清的。直到西方思想傳入之後,中國人對國家、政府(朝廷)、君主的概念才逐漸形成清晰的現代認識,這其中第一人當推梁啟超,他是在經歷戊戌變法失敗流亡海外的痛苦之後,才獲得這種認識的。

梁啟超指出,中國之所以積弱,根源之一就在於國人不能正確區分國家與朝廷的概念,以致愛國心沒有用在正確的地方。國家是什麼?朝廷又是什麼?“今夫國家者,全國人之公產也。朝廷者,一姓之私業也。國家之運祚甚長,而一姓之興替甚短。國家之面積甚大,而一姓之位置甚微。”中國有悠久的歷史,唐虞夏商周、秦漢魏晉、宋齊梁陳隋唐、宋元明清,“此皆朝名也,而非國名也”。從殷族的商、姬族的周,到嬴氏的秦、劉氏的漢、李氏的唐、趙氏的宋、朱氏的明,還有蒙古人的元、滿人的清,它們都是一族一姓的朝廷,而不是國家,都是一族一姓的私業,而非全體中國人的公產。然而,中國人常常將國家與朝廷混為一談,梁啟超認為,這是中國人的大患。

國家和朝廷不分的不良後果,最明顯的一點就是愛國變成愛朝廷,甚至變成愛領袖——— 君主。梁啟超說:“試觀二十四史所載,名臣名將,功業懿鑠、聲名彪炳者,舍翊助朝廷一姓之外,有所事事乎?其為我國民增一分之利益、完一分之義務乎?而全國人民顧嘖嘖焉稱之曰:此我國之英雄也。夫以一姓之家奴走狗,而冒一國英雄之名,國家之辱,莫此甚也!乃至舍家奴走狗之外,而數千年幾無可稱道之人,國民之恥,更何如也!而我國四萬萬同胞,顧未嘗以為辱焉,以為恥焉,則以誤認朝廷為國家之理想,深入膏肓而不自知也。”二十四史中的那些將相們,他們為一姓之功業殺人,以“萬骨枯”換取自己的功名利祿,這本來與愛國無關,但卻被各王朝樹立為愛國的模範,而國人因不能正確區分愛國家與愛朝廷的差別而跟著禮敬之頌揚之,實在是可悲可憫。

比梁啟超晚一些時候,陳獨秀寫過一篇題為《我們究竟應當不應當愛國?》的文章,文中說:“要問我們應當不應當愛國,先要問國家是什麼。原來國家不過是人民集合對外抵抗別人壓迫的組織,對內調和人民紛爭的機關。善人利用他可以抵抗異族壓迫,調和國內紛爭;惡人利用他可以外而壓迫異族,內而壓迫人民。”所以,“若有人問:我們究竟應當不應當愛國?我們便大聲答道:……我們愛的是國家為人民謀幸福的國家,不是人民為國家做犧牲的國家。”

國家的功能,如陳獨秀所說,一是抵抗異族壓迫,一是調和國內紛爭,前者對外,後者對內。調和國內紛爭是就消極方面來說的,積極方面國家還需履行一定的公共職責,如救災、賑濟等。

國家功能的實現,須通過政府去完成。如果政府能完成國家功能,國家就是“為人民謀幸福的國家”;如果政府不能完成國家功能,國家則有可能成為“人民為國家做犧牲的國家”。人類歷史實踐中的普遍情況是,政府常常不能完成國家功能,或者完成得很差,這樣就有可能出現有政府等於無政府,甚至有政府還不如無政府的狀況。

地理環境決定了中國是一個水旱災害頻發的國家。有一項統計說,中國在民國前的2270年中,見於官方報告的旱災有1392次,水災有1621次,可見年年有災。因此,中國古代的政府最重要的一項公共職責便是領導抗災,這可以說是政府合法性的基礎之一,災異現象歷來也是帝王們最關心的事。清代的皇帝還要求各省大員定時彙報雨水、收成、糧價等情況,以便隨時瞭解各省災情和民生,如出現災荒可以及時組織賑濟、減免受災地方的稅賦。但是,從歷史記載來看,受災得不到及時救助的情況還是非常普遍。當大規模災害出現而政府不能履行其職責時,災民為了生存就會鋌而走險,如明末李自成等人領導的農民起義,其主要活動空間是在陝西、河南,原因即是兩省大旱,而明政府卻不能組織有效的賑濟,使得災民成為流民,進而升級為暴民。

一個社會,有許多涉及大範圍、眾多人群的公共事務是無法由其他社會組織去完成的,而只能是由政府去完成。一旦政府不能履行其職責,社會就會無序,公共利益就會受到侵害。比如食品安全、公共衛生安全、環境保護之類的公共事務都要由政府去完成。

人類社會在發展過程中,曾經長期陷入一個難解的困境:即人們需要政府,但政府卻不能履行人們期待的外而抵抗異族壓迫、內而提供公共服務的國家功能,在很多情況下還常常演化成一個與民爭利、侵害民權的組織。要使政府盡職盡責,人民必須有監督政府的權力,而最有效的監督方式是用投票的方式去選擇政府的權力。人們有必要瞭解一個常識———即梁啟超所說的國家不是朝廷(政府),朝廷可換而國家永存,人們應該愛的是國家而不是朝廷。

◎ 洪振快 歷史學者

資料來源
http://nf.nfdaily.cn/nfdsb/content/2010-04/11/content_10935676.htm

[FW]《南方都市報》發炮力斥中共黨國不分

「愛國家不等於愛朝廷」
2010年04月13日

廣東《南方都市報》前日刊出署名文章,借古喻今,炮轟「朕即國家」封建君主思想,劍指內地黨國不分、「愛黨即愛國、愛國就要愛黨」的荒謬現實,直言「朝廷可換,而國家永存」、「人們愛的是國家,而不是朝廷」。作者坦言,使用春秋筆法論事,是因為現實輿論環境使然。

這篇題為〈愛國家不等於愛朝廷〉的文章,前日刊於《南方都市報》評論版。作者洪振快是內地 70後歷史學者,原籍浙江,曾在大學和官方媒體工作,現為自由撰稿人,為多家媒體撰寫評論,發表不少針砭時弊文章。他昨日接受本報電話訪問時指,寫此文本意是想告訴讀者,現實中很多本屬常識的東西,因種種原因被扭曲誤導,「謬誤變為真理,常識成了異見」,他只想「讓常識歸位」,並坦承用談歷史筆法言志,是因為現實輿論環境「只能這樣做」。

「人民必須有權監督政府」

文章從法國波旁王朝( Maison de Bourbon)的國王路易十四一句「朕即國家」說起,指中國自秦漢以來二千多年,民眾一直被灌輸「愛國即是忠君,忠君亦即愛國」思想,「中國人常將國家與朝廷混為一談,明顯後果,就是愛國變成愛朝廷,甚至變成愛領袖」。

文章引中共創始人陳獨秀指,「問我們愛不愛國,先要問國家是甚麼」、「我們愛的是為人民謀幸福的國家,不是要人民做犧牲的國家」。而人類歷史常有政府不能履行人們期待的國家功能,甚至與民爭利、侵害民權,故「人民必須有權力監督政府,最有效的方式是用投票去選擇政府的權力」。文章最後指,「國家不是朝廷(政府),朝廷可換,而國家永存。人們應該愛的是國家,而不是朝廷。」

文章昨日被內地多個門戶網站轉載,並有大量網民跟貼,有網民大讚「寫得太好了」!「這哪裏是說歷史?分明講的是天國(即中國)當朝現狀」!「真理部(指中宣部)天天說愛國就要愛黨,愛黨就是愛國,這回看他們怎麼回應!」「今後凡以朝廷偷換國家概念者,黜之!」也有網民擔心,《南方都市報》發表這些挑戰意味極濃的文字,「會不會引來河蟹(和諧,即被封殺)?」

近年內地媒體「打擦邊球」、挑戰當局意識形態底線動作不斷,上月就有多篇文章,包括《重慶晚報》刊出「網絡神獸古鴿( Google中文名谷歌諧音)遷移記」,用神話隱喻谷歌撤出中國事件;《重慶時報》揭露中國作協在重慶開會享盡奢華;《南方都市報》等 17家媒體在全國兩會前夕發表「共同社論」,呼籲廢除現行戶籍制度,引起轟動等。

本報記者

〈愛國家不等於愛朝廷〉金句

‧「秦漢以來二千餘年,愛國即是忠君,忠君亦即愛國。」
‧「中國之所以積弱,根源之一就在於國人不能正確區分國家與朝廷的概念。」
‧「我們愛的是為人民謀幸福的國家,不是要人民做犧牲的國家。」
‧「人民必須有權力監督政府,最有效的方式是用投票去選擇政府的權力。」
‧「國家不是朝廷(政府),朝廷可換,而國家永存。」
‧「人們應該愛的是國家,而不是朝廷。」

資料來源:廣東《南方都市報》

內地傳媒挑戰中共事件簿

4月 11日:《南方都市報》刊發署名評論,以歷史為例,炮轟「黨國不分」思想,直指人民「愛國家不等於愛朝廷」、「朝廷可換,國家永存」

3月 30日:《重慶時報》揭露中國作家協會不顧西南大旱災情,在重慶開會極盡奢華

3月 28日:《重慶晚報》刊出〈網絡神獸古鴿( Google中文名谷歌諧音)遷移記〉文章,隱喻谷歌撤出中國事件

3月 1日:全國「兩會」前夕,《南方都市報》等 17家媒體(網站)發表「共同社論」,呼籲當局廢除戶籍制度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413&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3922561

[FW]《網路神獸古鴿遷移記》

概述

古鴿是一種目前在中國境內瀕臨滅絕的鴿屬鳥類,是一種搜索隱禽。此鳥起源於北美洲,據生物學家考證其祖先生活在相 當於今天的美國加州聖克拉拉縣的山景城附近。在20世紀末至21世紀初的一段時間,它曾經遍佈世界各地,但在2010年3月23日以後,該鳥類開始大規模往中國南部沿海的一個港口遷徙,從此在中國大陸絕跡。這對於生物學家來說是一個難解的謎團。

據環保人士的謹慎假設,懷疑該鳥類的異常行為和最近全球氣候極端化,特別是中國近幾年來頻發的大面積生態、環境、氣候和地質災害有關。因為根據美洲印第安人的傳說,這種鳥有一個相當重要的習性,印第安語稱之為“don"t be evil”,翻譯成中文就是"害怕河蟹"。遇到河蟹氾濫的環境,它沒有像 草泥馬一樣頑強地生存下來,而是舉全族遷徙,這被全球各地的一些動物愛好者所“鄙視”,紛紛稱其為生物界的恥辱。
由於古鴿溫順的性格,快速的飛行能力和準確的導航能力,敏銳的眼光,強大的尋物能力,它長期以來被當做常用的尋物禽、信鴿和導航禽,是一種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鳥類,它為人類文明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古鴿被認為是目前所有鴿屬鳥類的真正祖先。所以被稱為“古鴿”。

外形特徵

身披藍、黃、紅、綠四色羽毛,比家鴿體型稍大。鳴叫聲和英文單詞“googol”類似,美洲印第安人認為其叫聲代表了”難以置信的數量“的意思,數學家經過嚴謹的考證計算,認為這個數量大概是10的100 次方。
雖然古鴿羽毛有四種顏色,但它主要集中在頭部。其身體通體透白,在天上飛翔時,往往和雲層融為 一體,顯得非常低調。動物學家認為,古鴿的這種體貌特徵是進化賦予的,它的彩色頭部有利於在族群生活和求偶中獲得個性身份和獨特吸引力,而其低調的白色有 利於它成為大自然的觀察家角色,有效排除各種生物的騷擾,專心收集資訊,同時減少消耗和進化成本。所以,古鴿簡單的外貌折射了它不簡單的能力。這也是“搜索隱禽”這一名稱的含義。

生活環境

古鴿具有超強的環境適應 能力,並且總能在短期內進化出當地語系化的新品種。例如目前數量較多的有美國古鴿、日本古鴿、英國古鴿等亞種。由於生物考古學的研究證明古鴿起源於美國,一般我們把美國古鴿簡稱為古鴿,其它地區的亞種冠以當地國名。
但是古鴿由於具有十分抗拒和害怕河蟹的習性,它沒能在中國大陸境內成功進化出當地語系化亞種。但是這並不能全部解釋古鴿為何在中國大陸已經繁殖出規模龐大的種群數量,卻又最終發生大規模遷徙行為。部分動物愛好者表示質疑,如果說古鴿真的害怕河蟹,它當 初為何又明知河蟹在中國的食物鏈屬於頂端生物,卻又偏要前來。唯一的解釋是,在中國大陸日益增加的雅克蜥對古鴿來說是世界上其它地方難得的美味。
生物學家正在努力研究是否這預示著中國大陸將發生嚴重的生態災難。初步的研究表明,古鴿的離去很可能導致另一種長著熊爪,酷似古鴿,卻又習性不同的猛禽類——犤毒鳥,這種古書中傳說的本土鳥類數量呈爆炸性增長,最終迫使中國大陸居民不得不使用這種 帶有劇毒、性情兇狠、只以中文作為鳴叫聲、以錢幣為食的上古神獸級猛禽,以代替古鴿的部分功能。古詞有雲:“縱你馴它千犤毒,那人卻在,瞪火爛衫怵”(不管你怎樣想盡辦法試圖馴服 犤毒鳥,它最終會讓試圖馴服它的人瞪大眼睛火冒三丈衣衫襤褸驚嚇不已)

生活習性

群居,一個國家的古鴿族群有各種不同的擅長功能。其中以美國古鴿功能最多。古鴿以各種印有文字的物體為食,並會自動評估該食物的權重,最終以極複雜的演算法決定下一次進食 的優先選擇順序。已知古鴿的天敵有河蟹、中國蚊祚蟹等蟹類生物。傳說:古鴿對原產於中國的雅克蜥具有強烈興趣,有人以此解釋古鴿來中國的原因。

種群現狀

據納斯達克動物研究院統計,全球約有 120,000,000,000只古鴿,但是中國大陸境內目前已經基本絕跡,原中國古鴿大規模往南部香港遷徙。所以,目前全球古鴿的種群數量呈下降趨勢。不少動物愛好者於2010年3月23日晚前往位於北京鳥關村的古鴿園進行悼念活動。

資料來源
《重慶晚報》2010-03-26

[FW] 內地報章創神獸古鴿悼谷歌 (09:05)

明報 即時新聞網
2010年3月29日 星期一

繼「草泥馬」之後,又出現了神獸「古鴿」。內地有報章刊登「網絡神獸古鴿遷移記」一文諷刺網絡審查。

《重慶晚報》周五刊登「網絡神獸古鴿遷移記」一文,紀念搜索引擎谷歌(Google)由中國轉往香港。

文章開門見山地說,「古鴿是一種目前在中國境內瀕臨滅絕的鴿屬鳥類,是一種搜索隱禽」(暗指搜索引擎)。

這篇文章在該報第32版頭條刊出,內容尖銳辛辣,一些平常只見諸網絡而幾乎沒有在中國印刷媒體出現過的「河蟹」(和諧)、「草泥馬」等詞匯均在文中出現。

文章說,「在20世紀末至21世紀初的一段時間,它曾經遍布世界各地,但在2010年3月23日以後,該鳥類開始大規模往中國南部沿海的一個港口遷徙,從此在中國內地絕」。

至於原因,文章說,「懷疑該鳥類的異常行為和最近全球氣候極端化,特別是中國近幾年來頻發的大面積生態、環境、氣候和地質災害有關」。

文章然後以寓言般的神話筆法談到,古鴿「身披藍、黃、紅、綠四色羽毛,比家鴿體型稍大。鳴叫聲和英文單詞’googol’類似」。

「已知古鴿的天敵有河蟹、中國蚊祚蟹等蟹類生物」(後者估計暗指谷歌與中國作協的版權糾紛)。

文章還影射了谷歌撤出中國,可能使其競爭對手百度受益。

文章說,「古鴿的離去很可能導致另一種長著熊爪,酷似古鴿,卻又習性不同的猛禽類——犤毒鳥,這種古書中傳說的本土鳥類數量呈爆炸性增長」。

文章的網絡版已經被該報刪除。有中國觀察人士指出,在重慶當前紅色歌曲、紅色短信得到官方鼓勵的政治環境下,這篇文章的作者和《重慶晚報》可能會因此遭到整肅。

(綜合報道)

資料來源
http://inews.mingpao.com/htm/INews/20100329/ca10905i.htm

[FW] 世界看中國:民主印度看高效中國

更新時間 2010年 4月 7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02
葉靖斯
BBC中文網記者
世界看中國——印度系列

在孟買乘出租車進城,幾乎每一次都會通過班德拉—沃裏跨海大橋。當時這道橋還沒有完工,只開放了一側來通車。

就在我過橋以後的兩個星期,這道長5.6公里的跨海大橋終於全線開通。大橋從奠基到全線開通整整用了10年。

相比之下,號稱全球最長的,整整36公里的中國杭州灣跨海大橋,只用了一半時間完成。之前採訪過的證券行負責人說,孟買人確實羨慕中國的效率。

印度號稱是按人口計算全球最大的民主政體,但是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卻被中國遠遠拋離。印度人到底會怎樣比較他們的民主與中國的效率呢?

孟買印度中國工商商會榮譽總幹事蘇雷什·德奧拉說:「在一個民主的世界,我或許一直想著往前走,有著勇往直前的目光,但是我總會遇到障礙,因為其他人有反對我的民主權利。」

「然而你看看中國的政治體系,那是一個單邊的體系。人們一致決定做一件事情,然後就幹到底。而這帶來了更大的效率,原因是沒有人反對你。」

他說,只要沒有人反對你,中間也就沒有阻擋、沒有障礙。而你就一直朝向目標前進,不論對錯。

對錯這個問題,他日自有公論。

「反對是障礙」

似乎在印度,反對的權利已經成了發展障礙的同義詞。許多印度人說,每逢要開展建設工程,就總會有人提出反對,而這往往會演變成法律訴訟,使得工程一拖再拖。

首都新德里今年10月就要主辦英聯邦運動會,可是主場館尼赫魯體育場的翻新工程仍在趕工,旁邊通往選手村的公路還只鋪了一半。

載我到那附近的出租車司機,一肚子氣的指著場館跟我說:「你看!這就是民主。」

2009年5月,英國皇家地理學會的一場辯論會成為了中印兩國媒體熱烈報道的焦點。

在未來屬於中國還是印度的這個題目上,中國以400多票達到了260多票的印度。中國報紙把印度的標題原文照登,題目是「印度民主輸給中國效率」。

可是儘管如此,印度還是有不少人對其民主大國地位充滿信心。新德里資深媒體人兼經濟分析員帕蘭喬·古哈·塔庫塔就認為,專制的效率始終不能持久。

火車準點開行?

塔庫塔告訴BBC中文網說,很多人相信多黨民主政治是混亂的,會造成無法無天,拖慢經濟發展,但是意大利有這樣一個說法:你怎樣批評墨索裏尼也好,起碼他讓火車準點開行。

未經證實的史料稱,這位二次大戰期間的獨裁領袖在1922年的「向羅馬進發」政變中,在接到國王埃馬努埃萊三世同意讓他出任首相的電報後,要求米蘭市長必須設法讓他乘坐的火車準點到達羅馬,而火車最終分毫不差的到站。

塔庫塔說:「獨裁統治,或者是一黨專政的政府,也許能在短時間內強制維持紀律,但這並非能持久下去的。」

「印度的變化一直都很緩慢,這樣的變化卻要來得更耐用,更長久。」

世界銀行預測,印度今年的經濟增長將是7.5%,中國則是9.5%。但是英國經濟學人信息部3月中旬發表的報告預測,印度的經濟增速將可望在2018年超越中國,並在2030年前一直維持平均6.4%的增長率。

經濟學人信息部給出的理由是,當印度仍將維持強勁增長,甚至邁向雙位數之際,中國的增長速度開始走向溫和。

如此看來,塔庫塔的說法並非毫無根據。但是到底印度民主是否要輸給中國效率,就似乎變得不甚明顯。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世界各地都在注視著這兩個亞洲大國,認定包括他們在內的金磚四國將會改寫以美國為中心的世界經濟秩序。

資料來源: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indepth/2010/04/100407_citw_india_democracy_vs_efficiency.shtml

[FW] 長江黃河恐斷流 億人面臨缺水

東方日報
2010年04月13日(二)

長江、黃河兩大中華民族母親河恐面臨斷流危機!內地民間學者調查兩大水系源頭並公布三十年前的今昔對比照,發現長江、黃河源頭出現嚴重乾涸迹象,長江源頭的姜根迪如冰川萎縮約一公里;位處黃河源頭的星宿海,則由湖泊變成荒蕪戈壁及乾涸的湖底。專家警告,如果青藏高原的三江源區的水源枯竭,將有一億人口受威脅。

由中央電視台主持人曲向東率領的「二度計劃」民間考察隊,日前在北京大學公布對長江、黃河源頭水資源今昔變化的調查結果。考察隊一行二十八人,帶着著名攝影師茹遂初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拍攝的兩江源頭照片,分別在去年及今年三月兩赴青藏高原,到姜根迪如冰川及星宿海尋找當年的拍攝地。

星宿海慘變荒蕪戈壁

考察隊發現眼前的景象卻令人震驚,被官方確認為長江正源的沱沱河,其發源地姜根迪如冰川的冰舌部分已萎縮約一公里,相中雄偉壯觀的冰川,如今已變成一片黃土,幾已退縮至唐古拉山的各拉丹東雪山。至於位處黃河源頭地區的星宿海,曾是擁有數以百計大小湖泊、河道縱橫的盆地,昔日的星羅棋布的湖泊風景,如今已變成荒蕪的戈壁和乾涸的湖底。

曲向東指出,看到這些照片,令人不禁聯想起近日百年不遇的西南旱災。他指出,如果長江、黃河的源頭乾涸,中華民族發源地並賴以生存的兩大江河斷流,後果難以想像。

出席報告會的國家發改委能源所負責人姜克雋坦言,看到中國水源腹地變成如此境地,深感痛惜。

玉龍雪山冰川減三成

同受全球氣候變暖影響,雲南國家級景區、麗江市以北的玉龍雪山冰川,近二十年來出現融雪量增加、冰舌位置後退、冷川面積減少、雪線上升的現象。玉龍雪山管委會指出,冰川出現大幅度萎縮,仁河溝的三條冰川及漾弓江一號冰川已在去年完全消失,冰川總面積由十一點六一平方公里減少至八點五平方公里,減少近三成,而麗江供水主要依賴自然降雨和冰川消融,若情況持續惡化,將影響供水。

學者解釋,在冰川融化期間,水源供應雖然會增加,但無法長久維持高流量,河流徑流隨後會減小,將令中下游面臨斷流威脅,最終要依賴季節性降雨來補充水源,一旦遇上氣候異常,長時間不降雨,就會發生嚴重乾旱。

本報綜合報道

資料來源(連照片,視訊)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00413/00178_001.html

[FW] 星人安居 港人蝸居 政府屋惠八成國民 面積大港一倍 呎價1/3
(明報) 2010年4月12日 星期一 05:10

【明報專訊】香港樓價正奔向1997年高峰,市民抱怨置業難的聲音再響起,但不少目睹樓價曾累瀉七成的人,對增加住屋供應難免有點患得患失。向來被視為香港競爭對手的新加坡,在處理住房問題上的政策跟我們有何不同?有否值得借鏡之處?本報記者帶著這連串問題走訪獅城,與當地官員、商界和平民深入交談,發現香港多方面已經遠遠落後——星洲人實現了安居,香港人仍為蝸居苦惱。關鍵之一,是當地「組屋(組合房屋)」制度的成功。

國民有樓「意味國家他們有份」

新加坡建屋發展局副局長葉振銘接受本報專訪時便強調﹕「我們鼓勵國民擁有自己的房子,意味他們在這個國家有份(hold a stake in the country),他們會希望社會好、開放及平穩。」

本報記者採訪與香港同樣地少人多的新加坡。約40年前,香港和新加坡同時起步,大規模建屋以解決城市居民住房問題;時至今日,本港的住屋平均面積比起星洲少一半,樓價卻起碼高出兩三倍,更要住得遠離市區(見表)。

新加坡八成居民都住在政府建設的組屋(組合房屋),其形式雖類似香港的居屋,但這些組屋無論在面積、地點及品質上,絕不遜私樓。論面積,新加坡平均每戶人數為3.5,大部分住在實用面積達968平方呎的單位內,其他單位的實用面積介乎699至1184平方呎。

組屋似港居屋 平均千呎

相反,根據香港房屋署 08年數據,本港八成公屋單位實用面積少於430呎,一半私樓住戶居於少於500呎的單位;然而,400至500呎的單位,在新加坡多是提供予獨居長者居住。

論樓價,據新加坡建屋發展局提供資料顯示,新加坡目前一手組屋,以實用面積968呎單位計,平均售價約147萬港元,每平方呎樓價1518港元;二手組屋售價反而略高,同樣面積的單位平均售價約189萬港元,每呎樓價1954港元。由於購買二手組屋也可得到政府資助,新一代面對結婚置業需求,要自置居所,可說輕而易舉。

反觀香港,據最新成交資料顯示,大圍居屋平均二手呎價(建築面積)介乎4300至4780港元,私樓更貴,沙田駿景園平均呎價(建築面積)為6617元。換言之,香港二手居屋及私樓樓價,隨時貴過星洲的一手組屋幾乎兩三倍,若計及星洲呎價以實用面積計算,香港卻以建築面積計,則香港的樓價就顯得更高。

家庭入息限4.4萬可住市區

香港特首曾蔭權去年尾曾呼籲未能上車的市民「要買樓,不妨搬遠些」,但在新加坡,位處金融中心及市中心區一帶的組屋比比皆是,一個新加坡人家庭月入只要低於8000坡元(約4.45萬港元),要住在如香港中環 及油尖旺一帶的市區新樓,可說不成問題。

據新加坡建屋發展局08年一項調查顯示,逾九成星洲住戶滿意住屋情?,當中,大專學歷居民增至三分之一、白領居民增至34.5%、平均家庭月入達5680坡元(約3.16萬港元)。反觀城大最新的一項「消費者滿意指數」調查,住屋是香港市民滿意度最低的一環。

明報記者呂雪玲 越洋專訪

資料來源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411/4/hfub.html

[FW] 星官員:鼓勵置業 房策基石 年輕夫婦 買樓優先
(明報)2010年4月12日 星期一 05:10

【明報專訊】新加坡建屋發展局副局長葉振銘接受本報專訪時強調﹕「新加坡的房屋政策是讓國民擁有自己的居所,與很多其他國家不一樣,這是我們房屋政策的基石。」

除了鼓勵人們擁有物業,新加坡還看到隨著國民年紀漸長的退休需求,他們可以大屋換細屋,所指的是星洲政府為長者度身建設的細屋,實用面積不會少於約377平方呎;又或選擇出售房屋擁有權的剩餘年期予建屋局,換取建屋局每月支付生活費津貼。

買二手組屋 資助17萬

葉振銘指出,與其他國家不同,該國組屋不是只給佔總人口約一至兩成的基層人口,而是八成人都住在組屋。「你看我們每個家庭的申請收入上限為8000坡元(約4.45萬港元),代表了八成星洲家庭入息,亦正由於大眾都住在組屋,這成為我們的共同經驗,也是讓我們變得獨特的地方。」葉氏滿意地說。

新加坡政府鼓勵置業,一手組屋亦給予年輕夫婦優先次序,葉振銘補充說﹕「即或他們不想等需時3至5年落成的一手組屋,他們可選擇在二手組屋市場買樓,我們會給予3萬坡元(約16.69萬港元)的資助,若住近父母,會再多1萬坡元(約5.56萬港元)資助。」正正是這個維繫社會、重視社區的概念,當地組屋會維持每個不同種族的住戶佔有一定比例,希望從日常生活中活出共融理念。

資料來源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411/4/hfud.html

[FW] 住戶大讚﹕我看到我的未來 組屋可預購 七成滿即建
(明報)2010年4月12日 星期一 05:10

【明報專訊】28歲的新加坡公務員許先生(Spencer)今年7月結婚,婚後會與妻子搬往千多呎的二手組屋,建立二人世界,由於有政府資助,加上日後每月供款均在CPF(類似香港的強積金)扣除,住屋不會成為兩人的負擔。「我看到我的未來,房子將來亦是給小孩的了。」他懷著希望笑著說。

新加坡建屋發展局有一套建屋制度,名為預購組屋項目(Build-To-Order),當建屋局收到一定數量(約為發展單位數目的七成)的建屋申請,便會動手興建新項目,申請者一般等候3至5年便可購買入住一手組屋。

Spencer與妻子原本亦可透過預購制度買組屋,價格相對二手組屋便宜,而且新落成的組屋設計更完善,然而,由於不想等候數年,故兩人決定到二手市場買樓。單位面積1399平方呎,位處鐵路沿線,離金融和商業中心區約45分鐘車程,售價折合278萬港元,呎價約1988港元,他們並獲政府資助3萬坡元(約16.69萬港元)。

月供八千 CPF戶口扣除

「這裏的組屋制度是挺美妙的,因為政府的資助會直接存入我們的CPF戶口,然後從中扣除首期,我們日後每月供款約1500坡元(約8344港元),亦可在CPF中扣除,不用額外花費。」Spencer稱自己是受惠者,充分感受到這制度的美麗(beauty)。

資料來源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411/4/hfuc.html

[FW] 一世租樓住 一世做房奴?
2010年4月12日

【明報專訊】筆者昨早參與有線電視的直播清談節目,內容為探討內地和香港的「蝸居」與「房奴」現象,節目主持包括評論員馬家輝和游清源,而另一位參與討論嘉賓,則為理大應用科學系講師張超雄。節目中,除了筆者外,其餘三位都沒有置業,且都認為香港樓價偏貴,政府應作出行動以解決包括年輕人難以置業的問題。

在節目直播時段以外,其中一位主持說不買樓,除了認為樓價不合理,更因住過的新樓盤,面積和質素都未如人意,不想為此而供樓十多至二十年,從而做了「房奴」。對此,筆者絕對理解,也知道香港不少人都有供樓恐懼症或供樓厭惡症,認為供樓既要儲首期,又要每月供款,降低了生活質素,更往往供樓要十多至二十年,等如一生工作,都只等同為發展商打工,實在不值得。

不過,筆者也想指出,除非可以預見往後樓價下跌,否則一世不買樓,固然好像不用為發展商而打工,但每月要交租,則只是變成為業主打工,用樣要做房奴。更甚的是,買樓供樓,供滿了便甩難,但一世租樓住,則在退休以後,仍是要每月交租,退休後仍是要做業主的房奴。

每月交租亦是為業主打工

要知道,一般人退休以後,便沒有工資收入,則除非積儲充裕,若每月仍要張羅交租,又或是要在退休金或儲蓄拿出一筆交租,如遇上通脹周期,更可能每兩年便要對大幅加租,便要承受頗大的心理壓力。相反,若退休後擁有一層已供滿的住宅物業,每月的生活開支便大減,要過毋憂的退休生活,便也較為容易。

當然,樓價和租金都是可升亦可跌,而筆者亦不鼓勵盲目而不理性的追價買樓,只是想提醒,一世租樓住,其實也可能要面對一世做房奴的風險。其實,樓市總有調整時刻,當樓價出現調整時而又有能力入市,又何必堅持要永不買樓?

撰文﹕陸振球
http://property.mpfinance.com/cfm/pb3.cfm?File=20100412/pba01/lxa1.txt

[FW] 交租千一萬 仍是做房奴
2010年4月13日

昨日本欄文章《一世租樓住 一世做房奴?》指出,不少人視買樓等同一世為發展商打工,所以堅持只租不買,但其實供完樓後,物業便是自己擁有,相反一直租樓住,到了退休後,仍要每月交租,才是一世做業主的「房奴」。

其實,不少人都不知長期租樓的成本可以很大,中原策略投資總裁何紹章,早前發表的《請給我一個買樓自住的理由》,便計算出一世租樓的總成本,原來可以很驚人!

「假設租用一個約700方呎的單位,每月租金是1萬元,一年便要12萬元。一般租約是兩年,但亦有每年續約,為求簡單計算,假設單位加租幅度只是每年4%,十年後每年租金已加至17萬元,累積支出140萬元。二十年後每年租金已加至25萬元, 總支出357萬元。到30年後,每年租金已加至37萬,積累開支達670萬元,但仍然要每月為居所租金籌措。40年後每年租金50多萬元,累積支出已超過1100萬元, 但物業仍然不屬於自己,晚年如何安居?」

「以上只是假設租金增幅40年不變,當然現實情況可能較低,但亦很有可能比4%為高。如果長遠而言,收入追不上租金升幅,惟有降低生活的素質,租住更細、更偏遠的居所。」

當然,也有人會說,如不買樓,可以將首期投資其他項目,回報可能更高,但大家真的對自已的投資眼光有絕對信心?

撰文﹕陸振球
http://property.mpfinance.com/cfm/pb3.cfm?File=20100413/pba01/1.txt

發表迴響 »

仍無迴響。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