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d Erat Demonstrandum

2010/05/26

無聊一談

Filed under: Life,Report — johnmayhk @ 3:54 下午

港台電視節目:《數碼起義》

第一集《由下而上:新媒體掀起一場革命?》,點擊收看:

http://programme.rthk.org.hk/rthk/tv/programme.php?name=tv/digital&d=2010-05-25&p=4805&e=108782&m=episode

通識是契機,是港生之福(當水用來載舟時)。

以前,被評為「民智未開」;今天,網民在「網民的主流媒體」各佔位置,百花齊開,可喜現象。

「Old news is so exciting!」或許是不少網民經常在友人傾談時或觀看主流電視節目或新聞報導時心中的呼聲。這句「Old news is so exciting!」不宜宣之於口,因為

1.有人或許會被傷害的。
2.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
3.早知道某事情某潮語某文化,又如何?

今天的學生、小朋友在網內外的見聞,比我這個港叔不知多幾多萬倍。革命、起義不一定要流血,可以因勢利導。

談到港叔,貼一貼董橋的《中年是下午茶》在結。

中年最是尷尬。天沒亮就睡不着的年齡,只會感慨不會感動的年齡,只有哀愁沒有悲怒的年齡。中年是用濃咖啡服食胃藥的年齡。中年是下午茶:忘了童年的早餐吃的是稀飯還是饅頭;青年的午餐那些冰糖元蹄葱爆羊肉都還沒有消化掉;老年的晚餐會是清蒸石斑還是紅燒豆腐也沒主意;至於八十歲以後的消夜就更渺茫了:一方餅乾?一杯牛奶?總之這頓下午茶是攪一杯往事、切一塊鄉愁、榨幾滴希望的下午。不是在倫敦夏蕙那麼維多利亞的地方,也不是在成功大學對面冰室那麼蘇雪林的地方,更不是在北平玻璃廠那麼聞一多的地方;是在沒有艾略特、沒有胡適之、沒有周作人的香港。詩人龐德太天真了,竟說中年樂趣無窮,其中一樂是發現自己當年做得對,也發現自己比十七歲或者二十三歲那年的所思所寫還要對。人已徹骨,天尚含糊;豈料詩人比天還含糊!中年是看不厭台静農的字看不上畢加索的畫的年齡;「山郭春聲聽夜潮,片帆天際白雲遥;東風未緑秦淮柳,殘雪江山是六朝!」

中年是雜念越想越長、文章越寫越短的年齡。可是納坡可夫在巴黎等着去美國的期間,每天徹夜躲在沖凉房里寫書,不敢吵醒妻子和嬰兒。陀斯妥也夫斯基懷念聖彼得斯堡半夜里還冒出白光的藍天,說是這種天色教人不容易也不需要上床,可以不斷寫稿。梭羅一生獨居,寫到筆下的約翰·布朗快上吊的時候,竟夜夜失眠,枕頭下壓着紙筆,輾轉反側之餘隨時在黑暗中寫稿。托瑪斯·曼臨終前在威尼斯天天破曉起床,沖冷水浴,在原稿前點上幾支蠟燭,埋頭寫作二三小時。亨利·詹姆斯日夜寫稿,出名多產,跟名流墨客夜夜酬酢,半夜里回到家里還可以坐下來給朋友寫十六頁長的信。他們都是超人:雜念既多,文章也多。

「數卷殘書,半窗寒燭,冷落荒齋里。」這是中年。《晋書》本傳里記阮咸,說「七月七日,北阮盛曬衣服,皆錦綺燦目。咸以竿掛大布犢鼻於庭。人或怪之。答曰:『未能免俗,聊復爾耳!』」大家曬出來的衣服都那麼漂亮,家貧沒有多少衣服好曬的人,只好掛出了粗布短褲,算是不能免俗,姑且如此而已。

中年是「未能免俗,聊復爾耳」的年齡。

發表迴響 »

仍無迴響。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