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d Erat Demonstrandum

2013/09/04

高斯逝世

Filed under: Report — johnmayhk @ 3:33 下午

…跟一般經濟學家不同,他早已認定數學「不是我杯茶」…

A27-256.1

蘋果日報
2013-09-04

提出交易成本 界定產權重要性 經濟學巨擘 高斯逝世

【Ronald Harry Coase 1910─2013】199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芝加哥學派代表人物高斯,前日(周一)在美國芝加哥聖約瑟醫院逝世,享年102歲。高斯提出交易成本理論及「高斯定律」(Coase Theorem),強調只要釐清產權,毋須政府干預,市場就可解決問題,對產權理論、法津經濟學及新制度經濟學有極大貢獻,被譽為「當代最具影響力經濟學家之一」。

高斯生前在美國芝加哥大學執教多年,芝大前日發表聲明公佈他的死訊,但未透露死因。這位芝加哥經濟學派代表人物,跟一般經濟學家不同,他早已認定數學「不是我杯茶」,故此研究重於法律規定和企業,當中兩篇重要著作,奠定他在經濟學界的地位。

《公司的本質》

避開市場成本

高斯1929年入讀倫敦政經學院,受到新任教的南非開普敦大學商業教授普蘭特(Arnold Plant)影響至深,「普蘭特向我介紹了史密斯的『無形之手』,讓我意識到一個具競爭力的經濟體系是如何由價格制度協調」。

1931年他拿獎學金赴美國學習,研究美國工業的截然不同結構。他在福特汽車公司和其他公司進行實地研究,讓他對交易成本有深刻體會,回國後除了在大學教書,還手將他在美國見聞的體會整理,終於在1937年發表了《公司的本質》(The Nature of the Firm),以交易成本,包括時間、費用和經常開支,解釋了公司性質和規模。他認為,機構的成立是為避開「市場成本」。

哪些生產工序自行生產、哪些外判的相對成本,決定了一間公司的規模和性質。以美國通用汽車為例,寧願外購輪胎,都不自行生產,因為在外判競投中省掉的成本,遠較自行生產的好處大。

高斯是首位以這理論解釋現代企業規模的人,而直至今時今日,「生產」與「購買」的決定,仍然是大學商學院定時進行的個案研究。

在1960年,高斯再發表《社會耗費問題》(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進一步探討交易成本,主張完善的產權界定可解決經濟活動產生的外在問題,即是經濟學上所稱的「界外效應」(Externality)。

這即著名的「高斯定律」,核心思想是產權交易和交易費用──如果交易費用為零,產權清晰而且能自由交換,即使由法律規定的權利分配不當時,市場會通過自由交換得以修正。

高斯1997年受訪時,就以簡單一句解釋:「人們會利用資源,務求生產出價值最高的東西。我覺得這是顯而易見的,根本不需要『高斯定律』。」

經濟學家張五常曾提出一個例子說明。如果地主有兩間並列的房子,其中一家養了一隻狗,日夜吠叫,騷擾鄰居,吠叫聲就是「界外效應」。地主可向養狗一家多收租金,作為「購買」養狗的權利;少收另一戶租金,作為承受狗吠聲的補償。計算及交易狗吠聲的費用雖然高,而且過程中沒有直接交易,但狗主已承擔了他所製造出來的「界外效應」,毋須政府干預。

1991年獲頒諾貝爾獎瑞典

瑞典皇家科學院的諾貝爾經濟學獎評選委員會,在1991年頒獎給高斯時,讚揚「發現和釐清了交易成本和產權,對公司架構和經濟運作的重要性」,「指出傳統基礎微觀經濟理論的不完整,因為它只包括生產和運輸成本,忽略了制訂和執行合約及管理公司的成本」。

美國經濟學家威廉森(Oliver Williamson)和溫特(Sidney Winter)在1993年著書談及高斯時,形容他是「當代最具影響力經濟學家之一」。

英國《金融時報》/彭博網

高斯生平

29/12/1910

生於倫敦,小時不良於行,雙腿用金屬支架,入讀殘障兒童學校

1923

12歲以獎學金入讀基爾伯恩中學(Kilburn Grammar School)

1927

大學入學試及格,中學畢業前已修畢倫敦大學首年課程

1929-31

入讀倫敦政經學院(LSE)商業學系,最後一年獲獎學金赴美學習一年

1932-34

任教於Dundee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Commerce

1934-35

任教於利物浦大學

1935-51

任教於LSE

1937

發表《公司的本質》;與Marion Ruth Hartung結婚,兩人一直無所出

1948

以Rockefeller Fellowship獎金赴美9個月

1951

移居美國,任教於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SUNY Buffalo)

1959

轉往維珍尼亞大學任教

1960

發表《社會耗費問題》

1964

加入芝加哥大學法學院,任《法律與經濟》期刊編輯至1982年

1982至今

成為芝大榮休教授

1991

獲諾貝爾經濟學獎

02/09/2013

卒於芝加哥,享年102歲

:::::::::::::::::::::::::::::::::::::::::::::::::::::::::::::::::::::

文匯報(上海)

“科斯定理”是“時代的思想光榮”

199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納德·科斯以102歲高齡仙逝 “科斯定理”是“時代的思想光榮”

“科斯長眠了。”昨天午間,複旦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張軍教授30多分鐘內更新5條微博,悼念仙逝的199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納德·科斯。他援引科斯研究所的郵件稱:“我們失去了一位偉大的學者、一位鼓舞人心的導師、一位非凡的朋友。”

享年102歲的科斯溘然離去,引發了經濟學界的集體哀悼和高度評價。不少學者將科斯的制度經濟學、產權理論視作“這個時代的思想光榮”。

中國知名經濟學家吳敬璉為“這顆經濟學巨星的隕落”發去唁電說,科斯是“100年來最傑出的經濟學家之一。他對現實世界的探索,為經濟學開闢了廣闊的新天地,把經濟學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階段”。

芝加哥大學法學院教授威廉·蘭德斯說,“科斯是過去50年中經濟學界最具影響力、被引用次數最多的經濟學家之一,這一點是無可辯駁的。”

最大的貢獻是科斯定理

在其長達81年的學術生涯中,科斯對於經濟學領域的最大貢獻是提出了交易成本理論及科斯定理,在產權理論、法律經濟學與新制度經濟學等方面留下了“不朽的足跡”,這也讓他最終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

1937年,年僅26歲的科斯撰寫了《企業的性質》一文,開創了交易成本經濟學。在1960年發表的《社會成本問題》那篇著名論文中,科斯提出,假定交易成本為零,而且對產權界定是清晰的,那麼法律規範並不影響合約行為的結果,即最優化結果保持不變。換言之,只要交易成本為零,那麼無論產權歸誰,都可以通過市場自由交易達到資源的最佳配置。後來,這一理論被進一步歸納為“在完全競爭條件下,私人成本等於社會成本”,形成所謂的“科斯定理”。

學術界認為,科斯定理在經濟學領域的重要之處在於,發現了除價格之外,產權安排與交易費用對於制度的影響。舉例來說,鋼鐵廠在生產過程中排放汙染物,對外界造成了“負外部性”,如果將生產鋼鐵過程中社會所要承擔的成本也考慮進來,生產鋼鐵或許並不是經濟的行為。科斯認為,政府只要界定和保護好產權,並且交易成本為零或者很小,那麼,無論在開始時將財產權賦予誰,市場均衡的最終結果都是有效率的,能實現資源配置的帕累托最優。事實上,科斯定理與我們的社會生活密切相關,它不僅適用在狹小的範圍,而且生活中的許多社會現象都可以用它來解釋,它的出現使我們對社會的理解更加深刻。

最初,這一研究成果並沒有得到太多重視,直到30年後產權理論才引起學術界的重視。科斯本人也因此在1991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當時他已經81歲高齡。值得驚嘆的是,這兩篇著名的論文沒有引用一個數學公式。在張軍教授看來,這可能正是科斯的與眾不同之處,“科斯的學說沒有太多數學基礎,靠思想的力度取勝,比較容易理解。”

在學術研究上從未停步

在經濟學界,科斯並不是一位“高產”的學者,甚至有些“另類”。他從未寫過鴻篇巨制,這也許與他以獨特的方式擔任《法學與經濟學》期刊的主編有關。大多數期刊主編都是等著人們投稿,然後請外部評審挑選合適的文章發表。科斯則不然,他參加很多研討會,廣泛跟人交談,發現人們在做什麼樣的研究。“如果我覺得他們的研究很好,我會邀請他們投稿。到了後來,我會直接跟大家交流,建議他們去做哪些研究,並承諾會發表他們的文章。”在研究的巔峰時期,科斯卻把大把精力集中到一個期刊上,這必定需要對於學科而不是個人名利無比忠誠。學科的發展在於後浪推前浪,這或將成為他對這一學科的另一個重大貢獻。

他還首次將經濟學的理念引入法權,打破了法學和經濟學之間的壁壘。張軍表示,“科斯定理最重要的部分認為,不管法律上如何界定權利,將權利界定給誰,只要權利可以交換,最後總是會落到能最有效運用權力、產生最大財富的人手上。”這對中國和其他許多正在發生制度變革的國家影響非常深遠。芝加哥大學法學院院長邁克爾·斯切爾評價說,“科斯成就了大多數學者做夢希望能做到的事,那就是不朽。他的學術研究從根本上改變了律師應對政府干預經濟、以及私人合約管理的方法路徑,他的研究和我們今天所作的很多爭論都是緊密相關的。”

在獲得經濟學學術研究領域的最高成就後,科斯並未止步于此。即使年事已高,近年來,他的研究文章依然屢屢問世,在即將迎來自己百歲生日之際,還在研究中國和越南經濟的崛起。

他也是一個立足現實的學者,因此受到尊敬。他曾把不研究真實世界的經濟學稱為“黑板經濟學”,表示這種經濟學把主要精力放在研究那些只存在於經濟學家頭腦中的想像世界,比如說,零交易費用的世界。

有中國情結卻無緣來訪

科斯有著濃厚的中國情結,有生之年卻無緣踏足中國,留下終身的遺憾。科斯曾向助手王寧坦言,沒有親眼見證中國,抱憾一生。據王寧介紹,科斯之前已準備在今年10月訪問中國。但去年10月,科斯的太太在離百歲壽誕只差1個月的時候離世,令科斯的身心遭遇重創。四周之前,科斯出現呼吸短促的症狀,接著又檢查出腿上大動脈血塊阻塞。王寧介紹說,由於科斯已表示過不願過度治療,希望與太太早日相聚,8月28日起,醫院已遵從他的意願,放棄了實質性治療。

發表迴響 »

仍無迴響。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